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别人的未婚妻好玩吗
别人的未婚妻好玩吗
总栏目 > 综合专区 > 熟女小说
别人的未婚妻好玩吗


  有天晚上,同样的吃过晚饭,又去了篮球场,像往常一样打着球,不经意的一个球蹦出了场地,跑向旁边的观众席,我追了出去,刚跑到一半,前面一个人把它捡了起来,其实这也是很正常的,经常有别人帮忙捡一下球。

  她抛了过来,我对她说了一声谢谢,礼貌性的看了她一眼,她的身高不高,大概160cm 左右,披肩的长发很随意的用一个手帕一样的东西系成一缕,因为那时天色已晚,离球场的灯光又远,看不太清她的脸,她没有说话,但我能感觉到她在微笑,很正常的事情,我也没有去想其他的,继续打球。

  过了一会,我们都准备回宿舍了,我在收拾衣物的时候,发现她还坐在离球场最近的观众席上,好想有什么心事似的。

  第二天中午下班,也像往常一样,拿着餐盒,直奔属於我们的买饭视窗,这个集团挺大的,员工很多,公司员工,工厂工人都有各自的买饭通道。

  我的过来速度都不算慢了,但等我过来的时候还是已经一条长龙了,等吧,没办法。

  我生性好动,不像别人站在那眼睛盯着一个地方一动不动,而我总是不会老老实实的站着,东张西望的。

  突然我觉得好想有个人在看着我,我顺着眼光看过去,是一个女孩,还对我这个方向微微一笑,像是在和这边谁打招呼,我感觉是对着我,所以我也微微一笑,就转过了头,但没有想起她是谁,以为她是不是认错了人,也没当一回事。

  买到了饭,自己找了个地方坐下来,我吃饭的速度非常快的,至今都没有碰到哪个人吃饭比我快的。吃完饭,我像往常一样上班,什么事都没有发生。

  晚上我又去球场打篮球,刚到球场,我就发现在上次的那个座位上坐着一个人,我突然想起,今天中午对我微笑打招呼的就是她,也是昨晚帮我拣球的那个女孩。

  她也看到我来了,我感到中午很不好意思,竟然误会她认错了人,於是我主动对她挥了挥手,打了一声招呼「嗨——」她甜甜地笑了笑。

  广东的夏季天黑得比较晚,我可以很清楚地一边走一边打量着她,因为昨天晚上天黑,没有看清,中午又以为她认错人,所以一直没有真正的仔细的看过她,首先进入我视线的是她的腿,她穿着黑色的中裙,雪白的双腿显得更分外抢眼,纤细而略带肉感的小腿长在她的身上我觉得再适合不过,褐色的高根凉鞋里有着一双可爱的小脚,可能男人都是这样吧,看女人首先看她的露在外面的皮肤。

  上身是一件紫红色的中袖的衬衫,手里随意地拿着一串钥匙。她地五官单个没有什么特色,没有大大的眼睛,没有高挺的鼻樑,没有樱桃小嘴,但组合在一起却很合适,加上她的衣着,有种清心脱俗的感觉,典型的小家碧玉。

  我没敢再和他说什么,因为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在看她男朋友在球场打球,被别人误会就不好了,但我心里知道我挺喜欢她的。这个感觉也是一闪而过,没有在我心中停留。

  一连几个晚上都是这样,她都会静静地坐在一边看着我们打球,而我来的时候也礼貌性地和她点个头,打个招呼,因为我个性比较自傲,也没有怎么把她放在心上。

  直到有一次,下午下班,当我走到楼下,发现外面下着雨,从写字楼到宿舍大约要走四五分钟,外面的雨还蛮大的,跑回去一定浑身湿透,正在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,我听到我背后有人说:「没带伞吗?」

  我回过头,是她,「是啊,没带伞,也不知道下午下雨。」

  「我带了,要不我们一起走吧。」

  「哦,好啊,谢谢。」

  如果是其她女孩,我一定不会和她同用一把伞的,因为是她,可能我潜意识中也想接近她吧。

  她撑开伞,虽然举得挺高,但我还是要低着头进去,因为我比她高得蛮多,现在我知道,她的身高是158cm ,当时她穿着高根鞋,我感觉高了些。

  「我来拿着伞吧。」

  「好的,你太高了,我拿着累。」她笑着说,其实我也不高,178 公分,可能她让我高兴故意这么说的吧,我笑了笑,没有说话。

  「今晚打不了球了吧。」她边走边笑着说。

  「是啊,下雨就打不了啦。」我正好想问她为什么坐在那,「你干吗每天坐在球场那啊?」

  「没事做啊,看你们打球嘛!」

  「你会打吗?」本来我想问她是不是在看他男朋友打球,但我想也不可能,因为从来没有看到那个男的过去和她说话,再说如果她男朋友在这个公司,她也不敢这样和我走在一起埃。

  「我不会,但我喜欢看。」她像小孩子一样皎洁地笑着说。

  我很喜欢看她笑,很美,摄人心魂的美,可以融化任何一个男人的心。

  很快就到了宿舍,我们的宿舍楼很多幢,而且分开的,女宿舍楼大概有四五幢,男宿舍楼大约有十几幢,先到女宿舍楼,再走两分钟才会到男宿舍楼,我正准备把伞给她,自己跑过去,她说:「伞你拿着吧,我到饭堂不会走露天的地方,你别淋湿了,容易感冒。」

  我不好拒绝她,也不想拒绝,「好的,谢谢,那……我待会吃完饭给你送去吧。」

  「不用了,我晚上也不去哪,明天上班的时候带给我吧。」

  「好吧,谢谢!」

  我也没有想什么,比较正常的同事之间互相帮助,也不想把事情想歪了,但我知道她可能对我有些好感。

  第二天,还在下雨,她的伞还在我这儿,而我刚过来不久,还真没有买伞,我早早地就出来,准备在宿舍的大门口等她。

  大约离上班时间差不多十分钟左右,我看她和另外一个女孩同用一把伞,边走边说笑着走出来。怎么办?是上去还是不上去,上去可能不好,别人会误会我们,可能那个女孩还会开她玩笑,反正她也不会淋雨,就等下班再说吧,於是我就加快脚步先走到办公室了。

  中午下班,还在下雨,我又在写字楼的大门外等她,她又和那个女孩一道出来了,看到我站在旁边,她低下头,再没有看我,就像陌生人一样,我想她一定不想让其他人知道她借伞给我,我也就没有说什么。

  下午下班,终於不下雨了,我早早地在宿舍大门口保安室的后面等着她,一定要把伞还给她,多不好意思,一直用着她的伞,而她却要和别人共用。

  一会,看到她一个人,还是一手拿着钥匙向宿舍这边走了过来,谁知她却没有走到宿舍,而向另一边走过去,那边是通向城中心的,她可能是想去城中心,我赶紧跑起来,追了上去。

  「嗨,你好,你要去哪?不回宿舍吗?」我追了上去问她。

  她回过头,看是我,笑着说:「哦,我要去买点东西去。」

  「还你的伞,不好意思,让你没有伞用。」我抱歉地说。

  「没关系啊,别客气。」她微笑着说。

  「那你不吃饭了吗?待会回来没饭了。」

  「不吃了,不想吃。」

  「我正好也想去买一把伞,我们一起去吧。」我担心她要去办什么事,或见什么人,所以笑着半开玩笑地说,「方不方便啊?」

  「好啊,没什么不方便的,一起去吧。」

  我们边走边聊,兴趣啊,爱好啊什么都聊,就是没有问她有没有男朋友,以及任何感情方面的。

  她是湖北的,来广东有两年了,有个哥哥在深圳,在这边集团的採购部上班,27岁,比我还大2 岁,当时98年,我25岁。

  她买了一些日用品,我买了一把伞,我们在同一个超市买的,我要帮他付钱,她怎么也不让,各自付了自己的钱。

  「我肚子有点饿了,我们在外面吃点饭吧,我请你。」我确实有点饿了,都快八点了,而且也想感谢她一下。

  「好啊,下次我请你。」她是个很自立的女人,不想让别人认为她佔别人的便宜,其实男人请女人吃饭是天经地义的,我是这么认为,「去哪呢?你喜欢去哪?」

  「去肯德鸡吧,我平时一个人都喜欢去吃,你可以吗?」后来我知道她为我省钱,故意这么说的。

  「好啊,我也蛮喜欢吃的,哈哈……」我确实蛮喜欢吃肯德鸡的,一直到现在,我出差在外,都喜欢吃,它卫生,环境好,味道也不错。

  我们吃完,很自然地去公园走走。我们一直都是保持一定距离的,但我感觉到她从吃饭到现在,都好像有心事一样,於是我问她:「你有什么心事吧,或什么烦恼?」

  「没有,没有……」

  她虽然这么说,但我感觉她一定有什么心事,只是不愿意告诉我罢了,我也没有追问。

  我们找了一个公园的石椅,坐了下来。突然她看着我,好像有什么话要对我说。

  「怎么了?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?」我问她,我想知道她有什么烦恼,看我能不能帮上忙的。

  她低下头,思考了一下,还是说,「没有,以后再说吧。」

  我也不好追问,我们又聊了起来其它的事,她说她喜欢看小说,而我那时也喜欢看,经常会买些短篇小说,像《小说月刊》之类的。

  「什么时候借给我看看啊,可以吗?」她说。

  「可以啊,有什么不可以,我都看过了,送给你都可以啊。」

  「那我什么时候过去拿?」

  「嗯……」因为我是和另外另一个同事住一个小套间的,两房一厅,集团自己建的微型套间,大约有四十个平方左右,我担心她过去会让同事误会,而且说话也不太方便。

  「这样吧,你星期六如果没事的话,你过来拿,顺便在我那吃晚饭,好吗?」

  因为星期六我的那个同事会去看他女朋友,每个星期六都去,星期一回来上班。

  「嗯……」她停顿了一下,「好的,那我请你,我买点菜和饮料带去。」

  「不用了,我去买可以了。」我不习惯女人花钱,到现在还是这样。

  「这样吧,我买菜,你买点饮料,就这么说定了。」她坚持说。

  「好吧,就这么说定了。」我不经意地看了看表。

  「几点了?」

  「快十点半了。」

  「啊,这么晚了啊,那我们赶紧回去吧1

  「好的。」

  还有两天才星期六,我知道我喜欢上她了,而且她也是喜欢我,我这两天一直在期待中度过,感觉时间过得太慢,太慢!

  好不容易到了星期六,上午还要上班,下午才不用上班。

  中午下班,吃过饭,我就出去买了一些饮料,还买了一瓶长城干红,买了两个高脚杯。

  回来了还得稍微清洁一下房间,我自小在家养成了一个好习惯,就是爱清洁,但我这个同室的同事却不然,搞得我也不愿总是我来打扫了,所以我们的房间还是蛮乱的。於是把他放在客厅的东西一股脑扔到他房间,直到感觉清爽些了。

  差不多快到7 点钟的时候,我听到「碰、碰……」的敲门声。我赶紧去打开门,「哇这么多啊,我们能吃完吗?」

  她手里提着满满的大小方便袋。

  「没关系啊,慢慢吃啊。」她笑着说。

  我们一起动手把菜摆到桌上,还真蛮丰富的哦。

  「你还买了酒呵。」她拿这我买的干红,带点诡秘的笑着说,我猜想她知道我想干吗。

  「是啊,红酒,我也不能喝酒,我们少喝一点,有点情调嘛!」我有点尴尬,故做镇定地开玩笑说。

  我们喝着酒,吃着菜,聊着天。

  她喝了酒,小脸蛋红红的,再加上甜甜的笑,真的很迷人,绝对有让男人有想犯罪的冲动,我们不知不觉喝了大半瓶下去,我的瞳孔开始放大了,看东西都觉得有点动,而她却像没事一样,只是面带桃花。

  借着酒力,我不时微笑地盯着她看,那微笑一定是傻傻的,我知道,因为我的头已经开始在转了,面部表情已经不受大脑控制了。

  但我还能看清她对我微笑,是一种鼓励的抚媚的微笑,我真的受不了,其实我那时已经身体有反应了,但酒醉心明,我在极力地控制。我虽然不胜酒力,但我有个特点,恢复得快,多喝点水就很快能恢复到平时的一大半状态。

  我们吃完,她让我到房间休息,她来收拾了残局,我没有同意,还是勉强帮她拿拿碟子,擦擦桌子之类的。

  我进了房间就一下躺在床上,也顾不得什么姿态了。她过来看着我,关切地说:「你没事吧,你真的不能喝酒啊。」

  「没事,我确实不能喝,以前在大学的时候喝坏了胃,好多年没有再喝酒,现在酒量简直没有了。」

  「我帮你开一罐饮料吧。」

  「好的。」我那时也乐得享受她给我带来那种温馨的感觉,就像老婆对喝醉酒的老公一样。

  她打开了饮料,我喝了几口,又躺下了,头靠着床的靠背,看着她,她坐在我的床沿,手撑在床上,也看着我,我慢慢地拿着她的手,轻轻得握着她那细嫩的小手,我们的手心都出汗了。

  我轻轻地拉了她一下,她好像重心不稳地一下子倒在我的怀里,我还清醒地知道她是故意的,我紧紧的搂着她,在她的耳边轻轻的呼吸,呼吸着她那淡淡的发香,和女人独有的体香,她转过头,看着我,我轻轻亲吻了她额头,她慢慢地闭上了双眼,这是她允许我吻她的信号。

  我们激励地吻着对方,紧紧地拥着对方,就像想把对方融化一样。

  一边吻着她,一边轻轻地解开她上衣的钮扣,雪白的肌肤呈现在我的面前,吻着她的耳垂,细嫩的脖子,慢慢地移动到她乳房的边缘,她急促的呼吸着,我轻轻地解开了她胸罩,令我吃惊地是这么瘦弱的身体,竟然有这么发育良好的乳房,红色的乳晕中央一颗很小的褐色的乳头,真的好美。

  我翻过身,把她放在床上,含着她的乳头,她用力地挺起了胸部,紧咬着嘴唇,感觉好像在极力的控制什么,我的舌头轻轻的在乳头上面舔动,另一只手贪婪而又温柔地抚摸着她另一个乳房,她双手插入我的头发,身体在不断地颤抖。

  她的皮肤就像绸缎一样细腻,柔软。我的唇慢慢的移向她的腹部,舌头在她的身上游走,肚脐,乳房,脖子,唇……

  她将我的T 恤拉起,双手环抱着我宽厚的背部,不时的抓着我宽厚的背部肌肉,突然又将我的T 恤脱了下来,紧紧地抱着我,用她那丰满地胸部紧贴着我的胸膛,软软的,滑滑的,感觉好美。

  我解开她的腰带和钮扣,轻轻地拉下了她牛仔裤的拉炼,但并没有急着脱下她的裤子,继续搂着她,吻她,我躺了下来,让她爬在我的身上,看着她那雪白但有一点点下垂的乳房,好美,我翘起了头,含着乳头,双手从她的背部慢慢滑向腰部,慢慢插入她的牛仔裤,隔着内裤抚摸着她的臀部,双手轻轻一分,加上她的配合,就很自然的把她的牛仔裤退到膝盖位置,我转过身,把她放在床上,用一只手很自然地将她的牛仔裤脱了下去。

  一边吻她,一边抚摸着她的小腹,她的小腹很平,可能是因为躺着的缘故,隔着她的内裤,我抚摸着她阴阜,让它在我的手心,肉肉的,感觉好舒服。她慢慢的分开双腿,感觉她的整个阴部很热,好像在喷着热气一般,内裤已经被她的体液粘湿了。

  她躺在床上,闭着眼睛,红红的脸蛋,分外妖娆。

  我脱下了我的衣裤,又抱着她,让她爬在我的身上,轻轻的又把她的内裤褪到膝盖的地方,再用脚帮忙,将它脱下,用我已经充满激情的身体紧紧地抱着她的娇小的身体。

  我翻过身,她轻轻地分开双腿,让我的龟头能轻松地找到阴道口,我没有急着插进去,在外侧轻轻摩擦,让龟头沾满她的体液,当我感觉她想要的时候,我让我的龟头进入她的阴道口,因为她阴道口太多水的缘故,虽然她的阴道有点紧迫,但还是很容易就进去了四分之三,她身体抖动了一下,紧咬着嘴唇,轻哼了一声「嗯……」她的里面很烫,很滋润,紧紧地吸纳着我,包容着我。

  我用手分开她的双腿,让我最后一点余留在外的部分也进入她的深处,她扭动着蛇一般的身体迎合着我,最让我觉得惊奇的是她的阴道在一放一缩,特别在大家都没有动的时候,感觉最明显,我从来没有感觉过的,我觉得好奇怪,为什么她能这样收缩,当时我还不知道,因为那时年轻。

  当时我神经处於高度兴奋状态,加上酒精的作用,很快我就有了想爆发的感觉。我听说很多男人喝过酒能做得比平时时间更长,我却相反,只要喝到有一些酒意,我的控制神经就不能发挥作用,爆发的时间会提前几倍。

  我不费力地抱起来她,她坐在我上面,让我的阴茎在她阴道里充分抽动,每次的抽动都会让她非常兴奋,我能感觉出。这种姿势我不容易射精,我想让自己休息一下,不要那么早射,因为她还需要。

  过了一会,我觉得我差不多射精的冲动消退了一些,又把她放在床上,以最大限度的抬高她的双腿,让我进入得更深入些,她急促地呼吸着,双手紧紧地抓着床沿,不让自己的身体在我的冲击下向后移,让我们的接触更充分。

  一般我如果这几种姿势都未能有射精的冲动,我便会从背后插入,很快就会射。但今天不行,我都控制不住了,可能因为太久没有做的缘故吧,算一下,大约有三四个月没有真正做了。

  终於,我控制不住,我说,我要射了。她说「嗯,」我连续快速抽动了几下,赶紧拔了出来,用手握住龟头,我在我自己的手心一泻如注,虽然和在里面射感觉差一些,但当时的也觉得自己像飞起来一样,一阵晕眩,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……

  我们各自去洗手间清理了自己,回到床上,她枕着我的胳膊,靠在我胸膛上,细声地问我:「你为什么不射在里面啊?」

  「我担心你会怀孕碍……」我轻轻的搂了搂她说。

  「不会的,放心吧,这样你会不舒服呵。」她抱着我的腰。

  「没关系啊,我不想为了我一时的舒服而让你受苦。」我轻轻地吻了她的头发,轻声的说,「你今天是安全期吗?」

  「是啊,前天刚结束,所以今天没关系的。」她看着我,笑着说。

  「XX,我……」她欲言又止,不知什么事。

  「什么事,你说嘛,没事的。」

  「我说了你会不理我吗?我怕你再也不理我了。」她心事重重的样子。

  「不会的,怎么会呢。」我搂了搂她,「说吧,好吗?」

  在我的一再要求之下,她说了,她有男朋友,认识5 年了,准备过春节就结婚了,没有什么特别的情况,每个星期六她男朋友都来看她,本来,今晚她男朋友要来的,但她说她有事情,他就没来了。这时我才知道为什么那天让她在星期六过来的时候,她停顿了一下,我才知道那天晚上她为什么心事重重。

  我听了,沉默了一下,没有说什么,我当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  「你生气了吗?再也不理我了吗?」看她那种近似哀求的眼神,我好心酸,不知为她,还是为我。

  「不会的,你放心吧……」我还是不知道说什么好,说实话,我是喜欢她,但还没有到爱到很深的地步,所以也不会很伤心。

  「我第一次看到你,我就喜欢上你了,每次去球场都是为了看你打球的,我也有过激烈的思想斗争,但还是忍不住……」

  她轻轻地放开了我,我知道她认为可能我不想再和她亲近了,认为我从此会讨厌她,认为我把她当成她不好的女孩。我反过来轻轻得搂着她,亲了她一下,让她打消这个顾虑。

  她又继续说,「我从没有想过我会这样做,除了他我没有过其他任何男人,我们的性生活也很协调,但不知道为什么,我想接近你,我想知道和你做爱的感觉,不管你怎么看我,我都要对你说,就是你现在从此不再理我了,我也很满足了,因为我曾经拥有过你,一辈子都不会遗憾了……」

  我看她低着头,而且说到后面声音有点变,我知道她流泪了,我紧紧地搂着她,说:「我不会不理你的,只要你愿意,我永远是你的爱人和朋友,我知道你不可能离开他的,不管你为什么要和我在一起,我都愿意,真的!」

  「是的,我不可能离开他了,双方的父母都知道,所有的亲戚朋友都知道,我无法面对整个社会,你能理解吗?」她继续流着泪,「而且他对我很好,我没有任何理由离开他……」

  「不要说了,我能理解,我相信你是个很好的女孩,我们不说这些事情了,好吗?」

  我一边吻着她带泪的脸,一边替她擦着残留在脸庞的泪水,心中起伏不定,还是不知道怎么安慰她,其实当时我心里确实也蛮难过的,不知道为什么。我从来没有碰到这样的事情。

  她紧紧回抱着我,说:「我只知道和你在一起非常快乐,和你做爱的感觉是我和他从来没有过的。」

  ……

  我们沉默了一会,我为了打消她的顾虑,证明我没有不再理她的想法,我又吻着她……

  吻着吻着,她翻过身,爬在我的身上,吻我的耳朵,用她的舌头在我的耳眼搅动,弄得我全身都酥麻麻的感觉,接着吻到脖子,我的乳头,肚子,小腹,当到她的下巴碰到我阴茎的时候,她用她那嫩白的小手握住了它,先是用舌头在我的大腿内侧和会阴游动,一会又含着我的睾丸,轻轻的吸入吐出,让我的阴茎最大限度地勃起的时候,又轻轻地含着我的龟头,接着全部含在嘴里,慢慢地上下活动了几下,就很快速的吮吸着,她很懂得技巧,虽然她的嘴很小,可一点都碰不到她的牙齿,我看着自己的阴茎在她小嘴里进进出出,真的好刺激,她一边含着我的阴茎,一边用手轻轻地抚摸着我的阴囊,不停的用舌头舔着龟头。

  我被她弄得非常兴奋,很快就有想射精的欲望,她还在不停得快速地吞吐着,我按住了她的头,让她不要动,「我想射了……」

  她吐出我的阴茎,看着我说,「你射吧,没事的。」

  她又含住了我的阴茎继续刚才的活塞运动,当我想射的时候,我准备拔出阴茎,射在外面,可她抱着我,没有让我拿出来,我射了,射得淋漓尽致,射得毫无保留,全部射在她的嘴里,射的过程中,她还在轻轻地吸着。

  当我全部射完了,她快速地跑到卫生间吐出她嘴里的精液,我还听到她呕吐的声音,我赶紧过去看她,只见她蹬在便池上,不停地呕,我真的好感动,为了我,她竟然能让她觉得很呕心的精液射在她嘴里,我当时什么都没有说,只是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,又倒了一杯水给她……

  在床上,我问她,「精液既然这么令你难受,为什么还让我射在你嘴里?」

  「因为这样你会很舒服,他曾经一直要求要射在我嘴里,我没有答应,但为了你,我愿意,再难受我也愿意,我想让你舒服,只要你想要,什么要求我都答应……」她楚楚地看着我说。

  我当时真的感动到极点,从来没有任何女人愿意这样为我,直到到现在也没有任何女人为我这样做过,如果她不是有男朋友,很有可能她就成为了我现在的老婆,我很喜欢她。

  之后,她一直和我保持着关系,有一次竟然他男朋友来了,她还跑过来匆匆地和我做了一次,她说和他做就是没有和我做的感觉好,而且他男朋友的阴茎比我更粗,更长些,她也不知道为什么,如果说第一次是新鲜感,但我们已经不知做过多少次了……

  我现在依然想念她,永远都忘不了,她还是唯一让我射在她嘴里的女人。
[完]